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龙城

第九节 杀人

    校长室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教务主任林南面前杯中老冰消融不见,琥珀色的威士忌淡了几分,晶莹的杯壁挂满冷凝的水珠,他圆润的脑门挂满汗珠。

    墙壁光幕上,一架老式农用光甲正在全速狂奔。

    徐柏岩盯着光幕出神,就连坐姿都未曾变化,指间的雪茄早就烟消灰冷。

    林南脸上青红交加,如坐针毡。刚刚夸下海口万无一失,就当着校长的面丢了颜面,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给自己开脱。

    沉默的徐柏岩忽然开口:“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

    林南小心瞥了校长一眼,看不出校长喜怒,他恭声回答:“您之所见,是万里天际之星光,我辈凡俗愚钝,只见三尺草木泥壤,还请大人指点。”

    面无表情的徐柏岩忽然展颜一笑,赞许道:“马屁拍得好!还是老林你最懂我啊!”

    他接着轻咳一声:“一员猛将。”

    林南正襟端坐,却是若有所思。

    徐柏岩放下指间熄灭的雪茄,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烟尘滚滚,语气满是赞叹欣赏:“明明一架老旧农甲,可是你看,步如惊雷,势不可挡,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如果给他一架好一点的光甲,安防中心这帮废物,能拦得住他?”

    林南试探地问:“您的意思是?”

    徐柏岩大手一挥:“录了。办学校呢,最重要的就是讲信用!不仅要录取,我们还要给最高奖学金!钱就不要给了,给光甲装备!千金买骨的道理我懂。骨头好哇,咱们学校恶狗多,是需要骨头啊。”

    林南恍然大悟,露出佩服之色:“妙!真是妙!”

    徐柏岩得意道:“恶狗都去抢骨头,咱们也能轻松一点。安防中心上次修了多上钱?六千万!这得多少赞助费才能回本,要不是找了学生家长签了账单,修一次安防中心咱就得破产。丢一块骨头出去,让他们自己去抢,多好。”

    林南马屁如潮:“大人高瞻远瞩,妙不可言啊。不如让他去风纪处,正风肃纪。学生之间的事情学生处理,免得这群精力无处发泄的家伙整天想着炸学校。”

    徐柏岩颔首,神情满意:“风纪处不错,有将岂可无兵,从安防中心调几个人去做他助理。记住,这些人只能管管后勤,不能出手。学生之间的事情,自己去解决。”

    “大人说得是。”他忽然有些犹豫:“如果他不答应呢?这可是与全校为敌。”

    “赔钱。”徐柏岩冷笑:“他是穷鬼,光两架【火飓风】,就足够他赔得裤子都没有。”

    “大人料敌于先机,神机妙算,什么时候属下才能学到一点皮毛。”

    “哈哈哈,走走走,去看看咱们的头号大将。”

    龙城还没有抵达校长室,就听到了广播通知,自己被录取。龙城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埋头狂奔,直到在规定时间内抵达校长室。

    在训练营他见识过各种阴谋诡计,不要轻信他人和各种消息。

    龙城从铁耕王驾驶舱下来。

    一个瘦弱的少年,黑色头发柔软,微微低着头,看上去羞涩内向。上半身穿着一件迷彩t恤,似乎有些营养不良,下半身是一件军绿色裤子和一双旧白球鞋,裤子不太合身,颇为肥大,露出半截细细的小腿。

    报名表上填的17岁,但是看上去,只有14、5岁。

    眼前的龙城活脱脱就是个害羞内向的邻家小孩,哪里会想到刚才那般果决凶狠?

    两人当然不会以貌取人,说实话,在这个学校,基本没什么正常的学生。

    校长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豪言壮语,龙城无动于衷,等校长说完,他问自己录取了吗?

    教务主任林南连忙说录取了,还有最高奖学金要委以重任云云。

    龙城松一口气,终于不需要离开农场,至于后面两人说的什么,他丝毫不关心。

    林南喊来一位工作人员,带龙城去宿舍,在最后习惯性地说了几句“好好加油,努力学习”“在学校老实点,不要闹事”。

    龙城有点奇怪地看了一眼这个胖子,不是应该说“加油,努力活下来”吗?

    跟着工作人员去宿舍的时候,他仔细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突然发现这个训练营似乎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是个奇怪的地方。

    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以后可以留在农场,想到这里,龙城的心情立即变得愉悦起来。

    前方带路的费米终于忍不住:“你好,龙城,我是费米,今后你的助理,帮助你处理风纪处工作,合作愉快。”

    龙城说你好。

    在计划失败的时候,费米万念俱灰,以为自己会被开除,没想到峰回路转,成为龙城的助理。林南大人还专门叮嘱勉励他,要做好协助龙城处理风纪处的工作。

    劫后余生的喜悦充斥在费米的心中,至于担任一名学生的助理,他毫不在意,反正工资又不会少发。

    况且,此番较量,费米对龙城的实力相当佩服。

    费米为人圆滑,懂得察言观色,注意到龙城似乎不喜欢说话,便主动介绍学校的一些情况。

    龙城听得很仔细,但是渐渐,他的神情有些古怪。

    注意到龙城异样,费米不禁问:“怎么了?龙城,有什么想了解的地方吗?”

    龙城问怎么才能回农场?

    原来是想家了,费米恍然大悟,他想起自己入伍的第一天,曾经无比想家。

    还是个孩子啊。

    费米的目光温和许多,笑道:“学校是封闭式军事化管理,平时不能出校门。每个月放一次假,休息三天,可以离校,到时你就可以回家。”

    龙城停下脚步,转过脸庞面对费米,神情认真反问:“不用杀光所有人?”

    费米的身体一僵,大脑出现短路。

    杀、杀光……所、所有人?

    费米呆呆看着神情认真的龙城,他竭力地挤出笑容,打着哈哈:“杀光所有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开玩笑了,我们这是学校,不是屠宰场。”

    龙城没有挪开自己的视线,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训练营当然不是屠宰场,屠宰场的鸡鸭不会杀了你,训练场的其他学员每天都在想怎么要你的命。

    费米艰难地吞咽水,脸颊肌肉僵硬,腿不自主开始微微哆嗦,脸上保持僵硬的微笑:“不用不用,你想回家,我帮你去教务处请假,不用杀人。”

    龙城哦了一声,若有所思:“不用杀人啊。”

    莫非不能杀人你很遗憾?

    龙城认真思索的神情,让费米差点转身掉头就跑。他参加过战争,对血腥味很敏感。眼前的少年看似弱不禁风,但不知为何,费米总是有种大气不敢喘的错觉,就仿佛自己面对的是某种未知却极度危险的生物。

    费米脱口而出:“真不用杀人。”

    话一出口,费米竟然生出一丝羞耻感,为什么自己要强调这句?可是看到龙城点头,自己又莫名地长舒一口气是怎么回事?

    他来奉仁也三年了,见识过的非正常、变态的学生层出不穷,有一天不打架就不舒服的,有没事就想着炸学校的,有揍自己揍到自闭的等等。

    可是跟龙城比,都是一群乖宝宝啊。

    点头后龙城继续前进,松一口气的费米连忙跟上。他抬起手准备擦掉额头的冷汗,前面的龙城幽幽问了一句。

    “那什么时候杀人?”

    费米刚刚抬起的手臂停在半空,他快被逼疯了。老天,自己造了什么孽啊!这是个没事就琢磨着杀人的变态啊!

    要不要辞职?

    深呼吸三次,费米鼓起最后的勇气:“龙城,学校禁止杀人。”

    龙城啊地停下脚步,满脸惊诧看着费米。

    这世上还有不杀人的训练营?

    费米认真道:“龙城,这是学校,在这里是来学本事的,不是来杀人的。在学校,任何人被杀,后果都极为严重,这是严重的犯罪!”

    龙城脸上的诧异消失,再次恢复平时的神情。

    原来真的是不能杀人的训练营。龙城的心情又好了一点,他不喜欢杀人。不过,杀人不算本事?龙城觉得说得不对,不过他没打算反驳,而是继续问:“如果遭受攻击怎么办?”

    费米松一口气,不知不觉,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你可以进行任何反击,但是无论如何,绝对不能杀人!”

    费米在“绝对不能杀人”上提高音量,着重强调。

    龙城神情没有变化,继续问:“我可击伤他?”

    费米点头:“可以。”

    “不能杀死,只能击伤……”龙城哦了一声,接着问:“受伤的标准是什么?”

    费米觉得自己快疯了,他再次深吸一口气:“现在医疗条件可以治疗为标准,以学校不能出人命为标准!”

    “哦,那慢性死亡呢?”

    “错过最佳治愈时间而导致死亡呢?”

    “在校外死亡呢?所以假期是发起攻击的窗口期?”

    龙城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费米张大嘴,呆若木鸡。

    龙城的眼睛深处,亮起幽幽光芒。

    进入校园之后的疑惑此刻全都解开,原来自己的理解错误,这个训练营,并不是学习如何杀人,而是学习如何伤而不死。比起单纯的杀人,伤而不死难度高了几个等级,里面涉及的技巧和知识十分复杂,他能想到的就有许多,比如人体结构、医学、毒药学、光甲结构等等

    以前自己学的都是一击必杀,这等于要从头开始学习。

    这个训练营,哦学校,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