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噩耗,牺牲,挑战

    白岩一高,校长办公室之中。

    “你的猜测和我不谋而合。”

    听过景乐成的推测之后,颜安青微微颔首:“从负责守护越泽和赢蛰的武者们身上,我感觉到一些不安和恐惧的情绪。”

    “能让他们这种身经百战的武者产生这种情绪,想必不会是什么小问题。”

    “十有**……”

    “闽南快完了。”

    颜安青语气漠然地说道:“数亿人将死于战乱。”

    “这恐怕是大势所趋,就连武者联盟全力调度各地武者支援,都无法挽回颓势,所以才会做出类似于托孤的举动。”

    原本景乐成只是有些猜测,并不能完全确定,可听到颜安青这话之后,顿时又乱了方寸。

    “你是不是太悲观了?说不定,咱们只是想的太多,事态并没有严重到这种程度呢……”景乐成感受到颜安青冰冷的眼神,感觉有些难受,仍旧心存侥幸。

    “悲观?”

    颜安青摇了摇头,叹息道:“问题并不仅限于闽南啊!这是整个武者联盟和湮灭兽的博弈,如果能勉强保持均势还好,一旦闽南真正沦陷,那就说明,武者联盟和湮灭兽的均衡被彻底打破,此消彼长,整个人类文明,都要遭受剧烈冲击!”

    通过各位武者的天赋根源性资料,颜安青对于湮灭兽和武者均衡的本质,了解的比任何人都要多。

    现在的状况很显然。

    湮灭气息对于无尽位面外围晶壁系的侵蚀,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幕后操纵着一切的至高存在,甚至是复数的至高存在们,已经无法完美掌控局势,不得不做出妥协,牺牲一些有潜力的武者种子,才能勉强达成平衡,拖延大破灭的降临!

    “……那可怎么办?”

    景乐成面色惨白,额头上浮现出冷汗。

    闽南有多大?

    相当于数十个金煌,数百个白岩!

    战力储备也是呈正比倍数。

    连闽南都扛不住,一旦灾厄蔓延,白岩估计连一周都坚持不住,就要彻底沦陷!

    “只有增强己方力量了。”

    颜安青断然道:“联系金煌市,以金煌一高为纽带,召集鄂北所有武者学徒,进行传火!增加正式武者的数量!”

    到达武者之后,颜安青就感觉,自己很难通过修炼功体提升战力了,即便是水磨工夫几十年,最后也只是命炎量的提升,没有什么质变。

    充其量,也只能通过兼修功体,开发出一些飞天遁地的特殊技巧,并不能做到一骑当千。

    战争,靠的还是人!

    既然没办法玩割草无双,至少颜安青可以把人类武者的后勤等级提升十几个档次!

    以他的天赋,亲自上场作战,所能起到的贡献,远不如传火铸就新武者、开发新功体和套路来的多。

    “那就这样说定了!”

    景乐成也是雷厉风行的人,说行动,立刻就行动起来:“我马上去一趟金煌市!他们的情报比我们更灵通,消息渠道更,相互印证一下,至少比我们在这里猜测来的准!”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尽量呆在白岩,和越泽、赢蛰、司徒颖、张子安他们在一起,多照拂一下他们。”

    说来也怪,明明颜安青和景乐成提到的这几个少年是同龄人,可景乐成却总觉得亲着要成熟许多倍,是可以托付重任的存在。

    “放心。”

    ……

    噩耗来的比想象中更快。

    一名双臂空荡荡、缺了一只耳朵的苍老武者,在景乐成离开第二天,就带着一群灰头土脸的少年,来到了白岩一高。

    此人是闽南省府天青武者学院的院长,闻人飞英。

    天青学者学院,是闽南的代表性学府,他们不招收普通人,只招收达到命炎阶段的武者学徒,以促成他们成为武者为最高使命。

    赢蛰就是该学院的天之骄子。

    闻人飞英带着一些面如死灰的武者学徒们刚刚赶到白岩一高,赢蛰就第一时间过去迎接了。

    “院长!你……你怎么成这样了?”

    赢蛰面色煞白,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眼酝酿着雾气。

    闻人飞英可是封号武者!在他心目之中,是顶天立地的存在!

    可只是几天不见,对方就双臂消失,变成了老态龙钟的模样……

    “赢蛰,不要伤心,不要难过,收起你的眼泪。”

    闻人飞英用干涩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没有资格掉眼泪。”

    “一斑的蓬坚秉老师,为了守护学徒们,力竭而亡,尸骸被湮灭兽分食,尸骨无存!”

    “二班的都咏德老师,为了抢救落入湮灭兽包围的学徒,流干鲜血而死!”

    “三班的苍逸明老师,主动留下断后,被开膛破肚,咬碎头颅,当场战死!”

    “四班……”

    闻人飞英声音犹如磨砂纸刮擦黑板一般,刺耳难听。

    周围的人,都陷入死一般的沉默,只是安静聆听。

    景乐成暂时离开的当下,颜安青作为白岩一高的话事人之一,主动承担了缓和气氛的责任。

    悲伤值得铭记,可他不允许消极气氛继续蔓延!

    “各位远道而来,先好好休养几天。”

    颜安青声音清越,在命炎的加持下,传遍整个白岩一高:“湮灭兽带给我们的伤痛,我们一定会百倍偿还回去!”

    “我之前开创传火体系,这些天又持续完善,让武者学徒突破的成功率无限接近百分之百,几乎不存在失败和非战斗折损的可能性!”

    “我坚信,未来属于人类,我们一定会迎来胜利!”

    这些在颜安青看来可以称之为屁话和废话的套路,只是随便说出来敷衍一下而已。

    然而对于需要劝诫和安慰的弱者们而言,却是非常重要的鼓励和强心剂。

    人们都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

    哪怕颜安青这鼓舞士气的话说的再怎么低劣,所有人也都愿意接受,并且为之鼓掌。

    他们需要精神依托。

    原本压抑在众人心头的阴霾和阴影,似乎都因此而消散了许多。

    有颜安青这个封号武者作为主心骨,有传火体系大大增强人类战争底蕴,未来,并非毫无希望……吧?

    ……

    翌日。

    清晨细微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室内。

    颜安青睁开双眼,简单洗漱了一番之后,刚推开房门,便看到一名浑身散发着孤僻气息的少年杵在门口。

    “你在这里站了多久?怎么不敲门?”视线落在赢蛰身上,颜安青问道。

    赢蛰沙哑地说道:“凌晨两点。”

    “知道了。”

    颜安青微微颔首,提议道:“什么事,先去吃个早饭?边吃边聊吧。”

    “不用。我,想挑战你。”赢蛰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声音飘忽。

    同学和老师们的战死,让赢蛰感觉提前撤离的自己,就像是个逃兵。

    明明作为至尊级天赋拥有者,他应该承担更多才对!

    虽然没有人阴阳怪气地拿这说事,但他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赢蛰迫切地需要证明自己。

    他的心,已经彻底乱了,连思绪都变得浑噩,像个醉鬼一样做出了外人无法理解的决定——挑战白岩唯一封号武者,颜安青。
www.xs1360.comwww.bqg100.comwww.mianhuatang888.comwww.9166xs.comwww.shubao22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