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战歌,莽夫,超越死亡的恐惧

    朱嘉致脑子转的很快。

    听到这话,他脱口而出道:“颜安青博士!”

    希塔尔秀眉微蹙,旋即舒缓开来,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看来你也有一些消息渠道。”

    “从这里到南柯科研基地,直线距离三十公里,可我们不可能走直线,按照之前规划的路线图,至少要走两天时间!”

    “我们的食物储备,还有三天份的当量,有足够的容错率。”

    “那么,我们现在……出发!”

    ……

    三十公里,放在平时,随便找个共享单车,花上三个小时就能骑到。

    可现在是暗日废土时期。

    交通瘫痪,通讯瘫痪,电力系统崩溃。

    一路上都是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只有几个幸运儿,侥幸觉醒了特殊能力,可以发出光球,照亮前方的道路。

    但……

    他们的超能力仅限于此了。

    照明就是照明,除此之外,这些“特异功能”没有任何杀伤力,也没有治疗的能力,仿佛只是为了让人能够看见前面道路。

    距离南柯基地,只剩最后一公里。

    可是,希塔尔的幸存者团队,被一群变异猛兽包围了起来。

    沾染着鲜血和碎肉的獠牙,对着幸存者们。

    “糟糕!”

    朱嘉致心中暗道:“希塔尔的规划已经很好了,只不过这些怪物的密度太大,或者说,剧情有需要,所以它们才会包围过来!”

    按照团队目前的战斗力来看,他们这群人和怪兽们鏖战到底,最终结局只能是一个词——团灭!

    没有一个人能够存活下来。

    不过,朱嘉致听着身边小白球观众们的讨论,知道了余虹翼和马燃的队伍,正在朝着这边赶来,并不是必死的局面。

    只要能够拖住这些怪物,就有一线生机!

    “不要慌!大家背靠背,并肩作战!”

    希塔尔手里提着消防斧,高声道:“或许有一天,我们会死去,但,不是今天!”

    她的话语之中,总是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能够给人一种信服感,渲染力极强。

    朱嘉致手里提着两柄从水果店摸出来的西瓜刀,默默地站在她身前。

    不言不语,却用行动证明了一切。

    “草!纯爷们!人狠话不多!”

    “这哥们儿叫啥?我粉他了啊!从今天开始,他每一部电影,我都会去追!”

    “头皮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现在的战歌,叫什么名字来着?”

    “《the mass》。”

    “不到最后,别轻易下结论,说不定这b又是一个关键时刻拿队友挡刀的货色呢……这两天,这种人,我真是看多了!”

    “nobb,别打扰爸爸看电影!”

    朱嘉致无视了小白球观众们的议论声,只是沉默地站在希塔尔身前。

    他知道,自己缺乏一种领袖气魄,哪怕知道这是虚拟出来的电影世界,可以无惧死亡,一时半会儿,却也凝聚不出团队首领的气场。

    现在,朱嘉致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忠诚于朋友、忠诚于团队、无惧无畏的勇猛战士。

    他的行动,让李观澜也大受震撼,旋即也上前一步。

    两人一左一右,将希塔尔守卫起来。

    “伙伴,我认可你了!”

    李观澜非常乐观,在这种时候,嘴里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骚话:“等这次之后,我就不跟你抢希塔尔小姐姐了!咱们……卧槽!这些怪物真尼玛不讲究!老子台词都还没说完呢!就不能让我先帅三秒钟吗?”

    变异的嗜血怪兽们蜂拥而至,它们尖锐的爪牙,不断撕裂一名又一名幸存者的身体,将他们开肠破肚。

    在这种危机关头,巨大的精神压力,让几名幸存者终于崩溃。

    他们丢下手里的武器,试图逃亡。

    可这种选择,却让他们死的更快,更惨。

    原本的放线,也瞬间一溃千里!

    朱嘉致的视野边缘,出现了一只浑身毛皮呈现出金黄色泽的巨猿。

    对方明明高达两米,却给人一种结实、筋肉紧凑、精悍的感觉。

    这金黄大猿手里提着一柄唐刀,也不晓得从哪里摸出来的。

    它的眼里,闪烁着人性化的光泽,异常狡猾,并未立刻出击,只是默默观察着,分辨着每个人在幸存者团队里的位置。

    终于,金黄大猿绕到了希塔尔的视野盲区,从背后瞬身冲上。

    一刀猛刺!

    用刀去劈砍,未必能够一一击毙命。

    可是穿刺性的伤势,对于人类而言,极其容易造成重伤乃至死亡。

    朱嘉致感觉眼前的世界,似乎变慢了一些。

    他的五感空前敏锐。

    他闻到了空气中铁锈般的血腥气味。

    他看到了金黄大猿脸上的残忍笑容。

    他感受到身边战友们的绝望情绪。

    他的肌肉一紧,双腿爆发力量,直接来到希塔尔身后,朝着金黄大猿冲刺过去。

    噗嗤!

    噗嗤!

    唐刀贯穿了他的胸膛,鲜血四溅。

    与此同时,朱嘉致也轮圆西瓜刀,直接削断了金黄大猿的半边脖子。

    血液快速流逝,力量也如同退潮般离开自己的身体。

    朱嘉致狞笑着看向金黄大猿。

    他从对方脸上,甚至捕捉到了惊骇、不解的神色。

    “真的是ai吗?太高级了吧……够人性化的啊……”

    他咳了两口血,也不拔出胸口的长刀,只是踉踉跄跄地走到希塔尔身前,原地站定,瞪圆双眼,虎目怒视群兽,咆哮道:“来啊!杀了我,或者,被我杀死!”

    观众视角的小白球们,沉默了一阵,纷纷激动起来。

    “莽夫哥,用意志力超越死亡的恐惧!凶的雅痞!看的我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牛逼牛逼!黑转粉了!”

    “这b是真的猛!服了,服了!”

    “现实世界竟然有这种狠人,尼玛真吓人!”

    “这个时候,说一句‘想伤害她,先跨过我的尸体’更好吧?”

    “别闹,现实记忆都被屏蔽了,谁他妈顾得了耍帅啊!这个时候,人家想的是怎么用自己的命,换战友们活下去的机会好吧!”

    “来了!来了!救兵来了!狂君马燃的小队,善之虹翼的幸存者集团,尼玛幸好吕嘉许不走这条路,不然感觉莽夫哥他们要被补刀啊……”

    虽然带伤奋战很帅,但是朱嘉致并没能帅过三秒。

    援军们赶到战场之后,他脑子里的一根弦稍稍放松,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当他再次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冰冷的金属房间之中。

    睁开双眼,朱嘉致就见到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

    颜安青!

    朱嘉致强忍着内心初见偶像的激动,按照脑海中的剧本,开口问道:“……您是颜安青博士吧?三年前,我们公司和您的实验室,有业务往来,我记得您的样子!”

    “我的朋友们呢?他们还活着吗?”
www.xs1360.comwww.bqg100.comwww.mianhuatang888.comwww.9166xs.comwww.yiqubookl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