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超脱,什么是超脱

    轰隆!

    道天钧与太上天在交手。

    他神色冷漠,气息在攀升,九个神藏间有拉扯,相互靠近,这个过程很缓慢,但是却极致的恐怖,每一寸的靠近都是让他的战力攀升。

    本是与道天钧势均力敌的太上天,他发现了道天钧的不同。

    “汝走何道何法。”太上天脸色冷酷,那庞大的身躯与道天钧碰撞,太强大了,它仿佛不具备有真实形态,如其命,凌驾在众生之上,为万物主,可化万物。

    碰撞间,无尽的星域成尘埃,数不清的星辰爆碎。

    那一缕缕涟漪扩散,仙帝触之既死,化作血雾,尸骨不存,形神皆灭。

    他们的交战影响到了其他的战场,有天兽被波及,有天尸被波动淹没,瞬间就是死寂,天无情,没有一点情感,至始至终都没有因为他们的死有丝毫波动。

    天,泯灭了情感。

    道天钧未曾回答,冷冽凛然,手中杀伐越发的狂暴,整个人像是发狂的龙,肆虐虚无。

    “汝不错。”

    太上天冷漠,他在赞叹道天钧,只是音声没有一点感情。

    “只可惜你走错了路,选择了最不该走的路,与天对立,万古璀璨,一切都将成空,一生尽蹉跎。”

    不带一点情绪波动的声音响起。

    像是诉说道天钧命,以天之命,判定道天钧的生死,音声浩荡亿万万宇宙,向着整个上苍扩散而去。

    天的强大凌驾在众生之上,走到了无上的战天层次,一念间便可搅乱天机,一念可改天地命运,此天地非小天地,而是上苍天地。

    太上天手段非凡,懂众生宝术,可化众生形。

    “诸天该死。”

    道天钧低吼,他看到了族人的身死,看到了众身的惨烈。

    神藏疯狂的动颤,在相互靠近,同时间有一股弥天的吞噬之力,他欲吞天!

    曾经他靠吞噬突破,而今这一力量再现,他要靠吞噬加速神藏的融合。

    太上天眸光冷邃,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无上天威被撕开了,裂开了口子,这是无法想象的景象,明明他们势均力敌。

    “小贼受死!”

    尸杀来了,一双眸子散发着青幽的光辉,干枯的手掌仿佛是亿万座宇宙,对着道天钧印了过去。

    同时间,天影、妙妙亦是杀至。

    狂暴的力量打破了万古诸天,撕开了岁月长河。

    道天钧一掌打出,硬撼太上天他们。

    他的手臂颤动,踉跄而退,他打退了,有血吐出。

    “叱!”道天钧低喝。

    九五至尊法。

    在这一刻,九祖的神通彻底展现威力。

    一语惊红尘人间,一字音动人间尘世。

    “成天九人。”太上天化出大枪,将杀伐打碎,天威无敌。

    其口中成天九人不是别人,正是九祖,战天一级极为天,其中有九人让诸天记忆深刻。

    须臾,尸三人的杀伐凝聚,所向披靡,直击道天钧的眉心。

    道天钧的手中有一个光轮出现。

    万物命运轮。

    这是一场惊天围杀,双方的任何一个杀伐都是极致的。

    “想杀他,你们问过我么。”一声平淡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其声响起的瞬间,有一道平凡的身影出现在道天钧的身边,是李七夜。

    “昔年你从我这偷走无上尸躯,盗走我的部分天躯,今日你的血肉作为血债偿还。”太上天说道。

    他知道李七夜。

    这个人偷走了天物,甚至拿走了部分天躯,可谓惊人。

    太上天的手中有一轮血色骄阳,那是众生的血凝聚,这是他曾经屠人间得到的。

    道天钧与李七夜齐头并进,两者向着太上天和尸三人身躯。

    这一战虚无破碎无尽的底蕴,一切生机都是毁灭。

    “吼!!”

    道天钧低吼,他目光匆匆一瞥看到了李中正陨落了,让他心在淌血,又一个族人死去,与他同时代的族人。

    战到现在,没有一个人是无伤的,皆是伤痕累累。

    敌人太多了。

    九祖、李七夜等等无上,上苍众生战天,这场大战各大族群先辈们谋划,诸天,天阵营又岂是坐以待毙。

    他们倒影了上苍古史,有数不清的敌人被映照而出。

    天阵营的无上超过了战天阵营。

    诸天自不必多说,还要算上阿摩殇这样的战天存在,还有尸、广元等人,他们加起来就要与战天阵营等同了,若是在加上诸天,让战天阵营的无上无法单对单。

    “杀!”荒遭遇了围杀。

    他的对手又加了一人,一人战四尊无上,激战血拼。

    在这时候,荒被打伤了,他的手臂有血流淌而下,看起来是那么的触目。

    “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阿摩殇冷语。

    轰!

    另一边黑帝与蓝萼同时出手,向着荒打出一掌。

    围猎荒,他们早就有了这样的打算,这个男子太强大了,仅仅一个万古岁月就走到了无上,让他们心惊,欲除之而后快。

    “是么。”荒豁然抬头,他的眸光冷邃,冰冷得吓人。

    骤然。

    蓝萼感觉到一股寒意,这是死亡的气机,他竟是见到了自己的死亡景象。

    他眼中有千万未来景象,一刹那,他看遍无尽未来,要找出自己的生机未来,这一切很快,他就找到了。

    只是。

    荒已经靠近,气势动天,整个人的力量瞬间攀升。

    轰!

    他举剑劈下,亿万道混沌气炸开,太可怕了,所有的气机都是在这一剑下。

    蓝萼身躯被斩断了。

    黑帝、阿摩殇等人眼中有冷芒,带着怒火。

    “你达到战天一级!”

    荒隐藏得太深了,仅仅一万古,他走到了无上,竟还是达到了无上中的战天一级。

    蓝萼死了,没有能躲掉杀伐。

    黑帝亦是受创,他可不是战天层次的存在,身上有大量的血迹。

    “你……”黑帝死死的盯着荒。

    他在荒的身上看到了他的养父,帝鸿氏,那个无敌存在,一生都在战,到了无上更是代表了无敌,从天的手中带走了天亲子。

    这一个族群太可怕了。

    诞生了九祖,还有荒这样的人物,一个万古岁月走到战天层次,这是什么样的族群才会有这样景象。

    “死!”荒大吼,他向着剩下的三位无上杀去。

    所有人都明白了荒为何说他的意愿是战天,他有这个能力,自身太璀璨了,在这样的战场中,这样的古史中,他一样照耀十方,有着属于他荒天帝的辉煌。

    另一边独孤败天地与鬼主、魔主联手,一人皆是对战一天。

    “吼!!”

    远方有天在咆哮,音声浩荡无尽地域。

    所有人都是惊呆了。

    第一个天要陨落了……

    他们看到了太上天的身上有两只手掌,是道天钧与李七夜。

    “啊!”太上天痛苦,他那双冰冷的目子有精芒绽放,而后极其迅速的黯淡了。

    “灭天,断因果。”

    李七夜淡音,那件普通灰衫有血迹。

    其音一落,太上天的身躯化作了肉团,那是他最开始的形态,一双眼睛失色,没有一点色彩,他死了……

    道天钧与李七夜联手,他们两人与天还有尸三人交手,斩杀了太上天。

    “天当灭。”

    道天钧手掌中有各种光芒。

    缔造、毁灭、生死、虚无、不灭、轮回。

    这是道天钧创造的神通,只是如今轮回之后,还有一招无上!

    第七式无上!

    太上天的身躯轰然炸开,神藏颤动,化作一缕缕黑影向着太上天吞噬而去,撕扯咀嚼。

    “无上之后为彼岸,尽头可见。”道天钧双眸发亮,向着尸三人打去。

    一刹那。

    尸三人感觉到了和蓝萼一样的气机,是死亡的气息。

    第八式,终见彼岸!

    “彼岸。”

    道天钧眸子凌厉,一掌印去。

    轰隆……

    就在道天钧要灭杀尸三人之时,有一只漆黑的大手拦住了他。

    同时间,还有另一蓝色的身影靠近他,一脚踏来,像是一只通天支柱,看似随意一击,却是盖世杀术!

    两尊天出现,是黑天与蓝天。

    黑天脚步踉跄,倒退了一步,他挡住了道天钧杀伐,只是让他没想到,道天钧的杀伐超过了想象,这样的力量足以弑天。

    “轰!!”

    蓝天的杀伐到来。

    道天钧亦是抬脚击去,激烈的碰撞荡起滔天涟漪,每一缕波动都如同开天辟地,恐怖无边。

    “哼!”道天钧口中轻哼,气血在翻涌。

    他神藏在波动,将太上天的力量吞噬。

    “吞噬天的力量。”蓝天目光盯着道天钧,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力量,那是吞噬天的力量,一个死去的天。

    吞噬天的强大可与青天、苍天等同。

    须臾间。

    黑天与蓝天齐动手,他们杀伐如雨,磅礴密集。

    他们注意到了道天钧的特殊,特此双天联手杀伐,要将道天钧杀死。

    另一边李七夜也是被人拦下了,是西天。

    一个金光灿灿的天,脑海有仙辉,整个人由金光所铸,形式人形,长有三头六臂。

    尸三人见状,转身向着其他人杀去。

    这场大战太乱了,到处充斥着杀伐之力。

    诸天在这一刻都是出手了,他们找上了荒、龙王、柳神……

    “杀!”杀伐声震动天地。

    叶凡陷入了险境。

    他的对手是三个黑暗天兽,纵然是强大的叶天帝都是些陷入了死战。

    须臾,有另一尊仙帝出现,是混沌一族的禁忌生灵,将叶凡打得吐血。

    “父亲!”

    叶紫眼中含泪,她咬牙向叶凡所在的战场而去。

    她选择了化道化作一缕缕血气。

    一朵美丽的鲜花绽放,她本应该是天之娇女,未来执掌天庭,然而她选择了化道,绽放出了凄美的光辉。

    叶紫的举动补充了叶凡的气血,这在大战中至关重要。

    “啊!!”

    叶凡痛苦大吼,他将一头天兽撕碎,长发狂舞,像是一只受伤的狮子。

    “父亲要撑下去,帮天钧叔叔,帮大家……”

    耳畔中有叶紫的轻音。

    音在,但是人却消失了。

    而在远方,庞博浑身是血,他与圣皇子背靠着背,四周都是敌人,数不胜数。

    “爆!”

    有一股可怕的杀机骤然绽放。

    是火麟子一家三口,他们见到了圣皇子他们受困,选择了点燃自身,将敌人杀了个干净。

    他们三人化作了灰,救下了圣皇子、庞博。

    “恩人的恩来世再报。”

    这是麒麟古皇领死前的话语。

    其口中的恩人是道天钧,他们一家三口的死换来了庞博、圣皇子的生命。

    “你们。”庞博颤音。

    在远处,黑皇看到了这一切睚眦欲裂。

    只是它无能为力。

    其身到处都是仙血,尾巴都是断裂,一身乌亮的毛发已经黯淡。

    庞大的身躯仅仅跟随在无始的身边。

    无始的脚下有三位仙帝的尸躯,他杀了很多敌人,亦是打伤了很多人,无始钟已经裂开了,似乎随时都会破碎。

    “大帝你要撑住。”黑皇痛哭。

    无始的身躯依旧挺拔,但是它知道无始坚持不了多久了。

    在刚刚其脑袋被敌人劈开了,若非无始力量滔天,他已经死了,饶是如此依旧可见无始脸庞上的血水。

    “退后。”

    无始的声音传入黑皇的耳畔。

    他迈步,向着敌人走去,重伤的身躯看起来是那么的挺拔。

    死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

    一代无敌大帝也在这其中死去。

    他生错了时代,若是在更久远的年代,也许今日的无始不是仙帝,而是无上。

    无始的身躯直挺挺的战力,就这么立在敌人间,敌人们不敢靠近,他们被杀怕了,战场出现了一个空白之地。

    “他死了,灭了他的肉躯。”

    最后敌人发狠,纷纷向着无始的身躯打去。

    “大帝。”

    黑皇身躯都是血,它想要救助带走无始的身躯,只是做不到,其本身就是强弩之末。

    轰!

    眼中那道身影炸开了。

    伟岸的背影始终背对这众生。

    黑皇长啸,它发狂向着动手的敌人杀去。

    嗡嗡……

    其实身上有可怕的力量涌现,它自身化道,将所有的敌人都是淹没。

    “黑皇!”段德低吼,他本是拦下了黑皇,可是黑皇意已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皇死去。

    “道爷杀了你们这些狗东西。”

    段德眼中竟是泪水。

    他的好友是荒,是道天钧,是叶凡……

    可是真正和他关系最好的是黑皇,从乱古时代,黑皇那时候是一只小奶狗,自称无终兄弟,他们就相熟,到了如今,两者经历了太多了,他们的命运有些相似。

    乱古、北斗、当世岁月,他们一路走来,黑皇和他臭味相投,曾经他们还相互说教对方,就对方这鸟样,肯定死得早。

    没想到黑皇会死在他的面前。

    虽然段德那样说,可是他真的不希望黑皇死在他的面前。

    “轰隆隆……”

    四方有涟漪,毁天灭地震动上苍。

    在无上战场有可怕的动静。

    所有人都是惊恐,那是无上的力量,席卷万千大宇宙。

    眼帘中他们看到了守墓老人,他的身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轮盘,散发着无以伦比的气息。

    生死盘!

    这东西无上、仙帝都是熟知,一个流传在传说的天地重器。

    传说天地有一件神兵,乃是天所锻造,号称天地重器,只是这只存在传说,从未现世过,现在世人明白了守墓老人竟然是天地重器化作的生灵。

    守墓老人化作生死盘向着一尊天撞了过去。

    “师父!”

    萱萱哽咽,清泪滑落。

    哭音响彻天地,肝肠寸断,至今又有几个人知道,萱萱的一身本事是守墓老人教的。

    听到这一道声音,太古禁忌都是沉默,他们知道守墓老人是萱萱的师父,同时也是他将萱萱拉扯大,是师也是父。

    这也是为什么守墓老人看不爽独孤败天的原因,说他是臭小子,因为独孤败天拐走了他的徒弟,他的女儿。

    “我是你创造,但是我对你没有感激,有的是恨!”

    苍老的声音荡开了。

    他撞向了天。

    同时间,还有另一道身影也是朝着天杀去。

    那是一道黑影,所过之处有银铃声,他是万古第一谎言者。

    万古第一谎言者走得很慢,但是那速度却快得可怕,随着走动,他的身躯缓缓的消失,渐渐变得徐晃。

    最后他的身姿消失了。

    天地间只有一盏灯在摇晃。

    是万古第一谎言者的灯,那个闪烁幽蓝色光辉的灯盏。

    灯变得不一样了,其上有众生画面,闪烁的光辉也变化了,那是轮回的气息,真正的指引人生死。

    灯幽幽,光朦朦胧胧……

    “我家在轮回,无尽元会前轮回被诸天打碎,一切重演的开始,我无家可归,我的家不在了……”

    声音荡彻众生心灵间,很轻缓,让人为之一震。

    他们看到了一个孤苦伶仃的人,他无家可归,家没了,没有亲人朋友,他孤独的走在道路上,令人心颤痛惜。

    “这是实话。”

    不知为何,没有人将谎言者的话在当做谎言。

    这也许是谎言者最真实的话语,一个人在外,他不相信任何人,也许只有在死前才会道出自己的真话,心里的话语。

    世人心灵中看到了谎言者的笑容,又是那种诡异的笑容,这一次的笑容与以往不同,是一种开怀的笑。

    他是轮回中的生灵,世间唯一。

    而今他要手刃敌人,那个破坏他家的天。

    天哀鸣着,身躯在瓦解。

    生死盘与谎言者用生命杀了一尊天。

    “你们两个老家伙死了,我的朋友就剩下了一个。”有一缕叹息在天地间回荡。

    是变态的在说话。

    那个整天躲在棺中的生灵,他走出了棺,世人终见变态的身影,那是一个年轻的青年,他外表清秀,看起来很柔弱。

    只是此刻他柔弱不在。

    他向着一尊天走去,杀伐凌厉,武器为大棺,九龙拉棺,景象惊天。

    “妈的,我老鸡精就不该选择这破阵营。”老鸡精骂骂咧咧,它为变态的挡住了一位无上。

    “你可别死了。”

    变态的与天交手,口中隐隐有血溢出。

    闻言,老鸡精瘪嘴,“死个屁,要死也是你先死。”

    他嘴很硬,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老鸡精眼中有泪,他亲眼看到了自己亲子死了,那让他气得半死的孙子也是进入险境,他想要救助却是无法,那片战场离他太远了。

    轰隆隆!

    在上苍之中,一道道佛音响彻。

    佛音带着悲意,带着凄凉,万佛哭泣,修罗啼哭。

    佛死了。

    藏佛高原等待的那个佛,他被天杀了,其看起来很年轻,是一个少年郎,脑后有神环。

    他的身躯倒在了灭天之路上。

    佛死,诸天大佛都是哭泣,他们化作怒目金刚,不要命的向着敌人杀去,佛慈悲,但是这份慈悲不代表就不杀生,佛若杀生,天地都要为之颤动。

    轰隆!

    道天钧一掌将蓝天打退。

    “超脱?!”黑天眸光中有的精芒,他察觉到了道天钧的不同,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变化,战力越发的可怕,以一对二天,他从一开始的难以抵挡,到了现在势均力敌的情况出现。

    这太诡异了!

    “咚!”

    道天钧没有去回应,他的面色冷酷到了极致。

    一拳向着黑天打去,有一股让天都为之忌惮的力量,闪烁着诸天颤动的光辉。

    九个神藏已经靠在了一起,拉扯的线已经看不见了。

    它们在相互融合。

    在这一刻,道天钧身上散发着一种光辉,这种光辉让黑天、蓝天悸动。

    所有人都是察觉到了道天钧的不同,诸天目光齐齐看去。

    轰隆!

    青天不再与独孤败天交手,他向着道天钧打去。

    同时间,皇天、西天等等天,还有其他的无上都是对着道天钧杀去,要将他杀死。

    他们不允许道天钧继续存在下去。

    那种景象太可怕了,上苍都是失去了色彩,众神颤栗。

    毁灭性的力量铺天盖地向着道天钧盖去。

    “青天你当我不存在么。”独孤败天的声音传荡而来。

    战天阵营的无上都是动了。

    他们挡下了杀机。

    而在这时候,道天钧身上有千万的光辉,竟是出现了天的气息,仿佛成为了一切的伊始。

    神藏九个在相互融合。

    道天钧在这一刹那,他悟道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他要迈入超脱,从无上跨越而过。

    无上之上为超脱。

    只是这个过程太慢了,他要进入超脱需要时间,需要太多的事情。

    他的目光看向了整个上苍。

    族人们在战斗,前赴后继,敖山倒下了,水淼淼保住了敖山死去的身躯,只是他也是重伤,珂珂跟它的父母在拼杀敌人。

    眼中他看到了太多了,敖山的死,李中正的死,小梦白衣染血,傅玄、石云族长受伤了。

    有其他的生灵在哭嚎,他们的先辈死了,倒在了通天之路上。

    老鸡精一脉凋零,真龙一族死伤大半。

    他不想看到这些。

    “我纵然成就超脱又能如何。”

    道天钧低语,目光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

    ……

    晚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