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第一三四九章 为道恸哭(第二更)

    秦牧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哭得昏天暗地。

    玉辰子不由急了,连忙偷偷溜走去请魏随风、余初度等人前来,心道:“牧天尊何曾哭过?反正我是没有听说过!天尊大哭,非同小可,我是劝不了……”

    他寻到魏随风、余初度等人,说到此事,魏随风诧异道:“我师弟哭了?古怪,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事能让他落泪?我去看看。”

    余初度也慌忙起身,云渐离目光闪动,道:“牧天尊曾经哭过。我听闻延康劫时,牧天尊对抗天庭,呼天天不应,天公不帮他,唤地地不灵,土伯也不帮他。他四面楚歌,自感无力对抗天庭,无力救延康于水火,于是挖眼大哭。”

    魏随风对这位师弟很是心疼,起身道:“去看看。”

    他们来到那里,只见花萱秀正在拍着秦牧的背部,小声的安慰,余初度心里一暖,当年逃亡时,他筋疲力尽的时候,花萱秀便是这样安慰他的。

    虽然他总觉得花萱秀像是在安慰一只受伤的大狗。

    魏随风哈哈大笑:“雄雄牧天尊,纠纠九尺瑰丽男儿,何故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秦牧止住悲痛,抬头冷笑道:“我哭你们平庸无能,把大材之树当成柴火棒烧,哭世上多少俊杰,归于平庸,哭有才之人而不得其用!”

    魏随风被他说得来气,冷笑道:“你少扯别的!你无非是觉得我与云渐离没有留在桃林助你,你觉得我们亏欠你的,所以来故作委屈,好来勒索我们。那桃林中有天尊之战,我们即便留下也没有任何作用!”

    秦牧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目光落在花萱秀身上:“我说的并非是那件事,我是说她。倘若萱秀真的听了你们的话,不去钻研明德、丹凤、承天三个境界,将来延康必然少了一位开辟境界的大天尊。”

    他叹息道:“她险些因你们一言毁了,我想到若非我这一问,她必然是碌碌无为,最多只能和你们为伍,和你们争雄,便悲从心来。又想到史上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奇才,也往往毁于一句无心之言,便忍不住落泪。你是错的,别做了,这句话最伤人。”

    他不自觉的想起了太易。

    太易说当年秦牧放弃了自己的道路,而走上天宫天庭体系时,他化作了秦牧的眼角的一滴眼泪。

    现在,他明白了太易当年的感受。

    魏随风、云渐离等人微微一怔,纷纷看向花萱秀。

    云渐离试探道:“天尊的意思是,存在这三个境界?”

    秦牧点头。

    魏随风摇头道:“我们都已经试探过了,并不存在这三个境界。倒是东天门、西天门和北天门的境界,是存在的。不过这四大天门境界各有所长,里面的精妙还需要不断深入研究。”

    “明德,丹凤,承天,这三个境界是存在的。”

    秦牧道:“天宫天庭修炼体系,是御天尊开辟,但是御天尊只开了个头,有了轮廓,经过龙汉时代而逐渐完善,渐渐补全天宫。到了今时今日,才慢慢补全天庭,但真正修成天庭的存在至今还没有一个。”

    魏随风与云渐离点头称是,魏随风道:“那么你因何而断定这三个境界是存在的?”

    “因为道境修炼体系。”

    几人都是怔了怔,余初度有些头晕,觉得跟不上秦牧的思维。

    “天宫体系,注重的是修为法力与力量,对道并无感悟。这一点,你们都觉察到了吧?”

    秦牧不紧不慢道:“而道境体系,注重的是对道的感悟,一重境界一重天。那么天宫真的没有对道的感悟吗?我觉得,四大天门便是入道之门,进入四大天门便可以入道,这才是天宫体系的真髓,因为御天尊死了,这个真髓无人发掘,因此才走上了纯粹的注重力量的畸形修炼之路。”

    魏随风皱眉,思索道:“我在试验元神穿过其他三座天门时,的确感觉到了异样,有一种悟道的感觉……不过,明德、丹凤、承天这三座门户,我并无悟道的感触。”

    “这是因为,龙汉天庭的这三座门户都是假的,虚有其表,而无其实。”

    秦牧打起精神,道:“不仅这三座门户是假的,即便是南天门等四大天门,也未能包含真正的四大天门的大道规则。真正的天门在祖庭,而真正的瑶池、斩神台和玉京城,也在祖庭之中!”

    云卷舒与魏随风若有所思。

    “倘若有一人,能够将道境与天宫体系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这样的存在不是天尊,那么谁是天尊?”

    秦牧拂袖,冷冷道:“天庭所谓的十天尊,除了昊天尊火天尊之外,其他人不过是空自拥有强大的力量,而对修炼体系的完善开创,没有半点建树!”

    “我说的天尊,是龙汉七天尊那样的存在,是开辟道境的开皇那样的存在,是开创天河神藏的虚生花那样的存在,是开辟祖庭境界,如我那样的存在!”

    “而这样的存在,闻道院中便有一个!”

    他的目光落在花萱秀身上。

    众人的目光也齐刷刷落在花萱秀身上,花萱秀吓了一跳,后退一步,险些被自己扔在地上的大腿骨绊倒。

    “天可怜见,她的思想思维,并未被你们僵化的思想思维完全束缚住。”

    秦牧不紧不慢道:“倘若我再晚来几年,她便泯然众人,与你们仿佛了。”

    魏随风、云渐离、玉辰子心里都很是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险些扼杀了花萱秀的创造力。

    倒是余初度很是开心,他是花萱秀的老师,平日里教导这个小女孩,对她的成长很是在意。

    “除了花萱秀之外,闻道院中还有半个天尊。开辟其他三天门的神祇是谁?”

    秦牧动了好奇之心,道:“此人开创了半个境界,可以称半个天尊了。”

    “是幽溟太子和文元跟随司婆婆学习神通道法的时候,他们弄出来的。”

    玉辰子道:“司婆婆对道境体系的感悟很深,文元与幽溟太子跟随她学习神通的道境,感悟北帝神通道法体系,文元总是难以将北帝神通道法发挥到极致。幽溟太子教他,但古怪的是幽溟太子也无法将北帝神通发挥到极致。司婆婆原本以为是血脉的缘故,还抽了幽溟太子的血研究,最终得出结论,根子不在血脉上,也不在功法上。他们三人琢磨了良久,觉得天宫体系缺了点什么东西。”

    秦牧倾听,问道:“文元?哪个文元?”

    玉辰子诧异道:“是你们天圣教的少教主。你是老教主,你竟然不知道?”

    “我成了老教主?”

    秦牧呆若木鸡,艰难的扭过头去看魏随风:“大师兄,我何时被篡权的?为何连我都不知道这件事?”

    /txt/73/73779/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穿越小说网】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