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四百七十二章 杀人灭口

    孙中平似乎是绝望了,而人在绝望之后很可能反而会变得冷静下来。 那颤抖着的身体虽然无法阻止,因为那是来自对死亡的恐惧。但是他的表情却不再是只有害怕,还有一种怨恨。

    “我为什么不能出卖你?这个世界上有谁不能出卖谁?到底你给了我什么好处让我能够甘心情愿的不出卖你?”

    他使劲儿让自己坐直了身子,看了看身边已经将死的女子:“我在明法司的时候,身边可有这样漂亮的女子陪伴?我听闻西域佛宗满是清规戒律,一开始我还不懂这清规戒律是什么东西。可是进了明法司之后,我觉得我懂了。在明法司里做事,也许还不如做个和尚。”

    孙中平的声音逐渐大起来:“你要求我们尽忠职守,要求我们不能有任何不检点的行为。只是因为我们身上披着一层明法司的皮!”

    他质问:“那么,我们得到了什么?”

    方争看了看安争,安争一言不发。

    方争回答:“你们进明法司的第一天我问过你们什么?”

    孙中平的脸色变了变,扭头不看他。

    “我对你们说,这个衙门是最苦最累最没有什么油水的衙门。因为我有洁癖,不是卫生上的洁癖,而是心理上的。我不允许自己手下的人做任何对不起良心的事,如果你们觉得自己做不到,那么以你们可以进入明法司的本事,完全可以去别的地方寻找一份更好的差事。但是一旦你们做出决定留在明法司,那么你们必须按照规矩来。”

    孙中平冷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方争继续说道:“我对你们说过,这个世界上满是污垢。总德有一群人,做一些专门维持公理和正义的事。这些人靠的不是什么优厚的条件留下来做这些事,而是靠的一腔热血。”

    他看向安争:“是不是?”

    安争点头:“是,但我现在不这样想了。”

    方争皱眉:“为什么你要推翻自己?”

    安争回答:“因为我觉得自己错了......我不应该用严苛的戒律来要求人们做到什么,而是应该让人们知道,所有做恶事的人都应该得到惩罚,而所有做好事的人都应该得到优厚的奖赏。坏人可以靠最近坏事而得到很好的生活,那么好人为什么不能靠做好事得到很好很好的生活?”

    方争也皱眉:“可是时间万事,不管是谁,只要是和金钱或者其他物质上的东西有了牵扯,就没有了公义之心。”

    安争道:“严法只是办法之一。”

    方争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叹了口气:“我只是想不到,连我自己都会变。”

    安争回答:“死过一次之后,往往能想明白很多问题。过刚而易折,我们以前就是这样。”

    方争:“那是因为还不够刚,只要足够强硬,就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你们都是心志不坚定的人,没资格再提明法司。哪怕,明法司只是你们的过去。”

    他站起来走到窗边:“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问他的,尽快问。我已经有些厌烦,我也不愿意和自己厌烦的人多说一个字。问完了你想问的之后,我会杀了他。我继续去做我应该做的事,而你去做你认为应该做的事。从今天开始......不,从死那天开始,你和我就是两个人了。”

    安争看着方争,那就是曾经的自己。

    他转头问孙中平:“明法司未来计划是不是没有终止?”

    孙中平的眼神里恍惚了一下,然后冷笑着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安争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变节,因为你觉得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奖励和待遇,所以心中愤愤不平。你出卖了他......也是因为对方给你的利益足够让你动心。所以现在我便说两句让你动心的话......第一,你死之后,我保你全尸,保你名节,传出去之后不会让人知道你曾经出卖过自己的上司,出卖过自己的灵魂。第二,你的事不会败露,那么你的家人就不会受到牵连。到时候,朝廷也许还会给你家里一份抚恤。你自己想想看,你的老父母在你老家乡亲们面前,能不能抬得起头做人。”

    孙中平猛的抬起头看向安争:“你敢!”

    安争平静的说道:“虽然明法司没有带给你物质上的什么改变,只是勉强够你的交际应酬剩下的寄给你在老家的父母。但是最起码明法司给了你一样别的地方给不了的东西......别人对你的尊敬。每一次你回到老家村子里的时候,你身上明法司的那件官服,就能让每一个相亲对你充满了敬畏。他们信任你,哪怕就算是和你没有任何接触的人也会信任你,因为大羲的每一个人在那个时候都坚信一件事,那就是明法司就是主持正义的地方,每一个明法司的人都是正义的使者。”

    孙中平的脸色明显有了些缓和,他低下头,身体不在颤抖,可是手还在颤抖。

    “是!”

    过了几分钟之后,孙中平看着安争给出了回答:“你说的没错,明法司未来接话确实没有终止,但是你是谁?你为什么知道这一切?刚才你和他的对话,是什么意思?”

    安争看了看方争的背影,摇了摇头:“我和他是一样的人,别的也没必要和你解释。你现在告诉我,明法司未来计划执行到什么地步了?当初我......当初方争下令终止这个计划之后,是谁在暗中继续筹谋?”

    孙中平道:“当初找他的人......”

    他看了看方争的后背,语气里依然有着难以掩饰的恐惧:“当初找他的人其实早就料到了,他一定会反悔的。幸好,找他的人因为和他的关系最是密切,所以进出明法司很方便,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接触他的手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纯粹,有些人不图钱,不图利,就图一个名声。”

    他指了指自己:“我图的是利,那个人图的就是名声。一旦明法司未来计划成功的话,将来整个大羲能够有资格站在朝堂的人的,可能会有一大半出自未来计划。那个时候,明法司的影响力将会达到巅峰。而作为这个计划的执行者,将会得到多大的满足?一大半朝臣都是他的门徒,你想想这是什么成就感?”

    安争:“到底是谁?”

    “是......”

    噗的一声!

    孙中平刚要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心口忽然爆开了。但是以方争和安争两个人的戒备,居然都没来得及阻止。孙中平的脸色僵硬下来,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他下意识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心口,然后就失去了生机。那力量太迅猛太狠毒,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夺走了一个人的生命。

    窗户吱呀响了一声,再看时方争已经不知去向,显然他是发现了什么。如果论实力的话,虽然方争只是一道残魂,但是因为凝聚了更多的魂魄的力量,而且得到了幽国整个神会的滋补之后,还在安争之上,并且应该有一定的差距。所以他发现了,安争却并没有发现。

    安争立刻离开,从窗口追出去的时候,方争已经不知去向。安争立刻掉头回去,跑到后院的时候发现了已经死去的王九。同样的,王九的心口上有一个巨大的破洞,血都已经快要流干了。

    安争知道一刻也不能停留,虽然心里有着巨大的不甘,但他必须尽快离开。他迅速的将夜叉子伞撑开,然后从后院离开。但是安争真的不甘心,他离开之后选择在距离这个院子百米之外的一家酒楼的房顶上站住,擎着夜叉子伞往那边观察。他才刚刚离开之后不久,大批的修行者朝着那边扑了过去,很快院子里就亮起来一片火把。

    到底是谁?

    到底自己出了什么差错?

    那个杀了孙中平的人是知道自己底细的,如果方争没有追上那个人的话,那么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这是第一次,安争有了自己在明处而敌人在暗处的感觉。而且敌人之强大,只怕远在现在的自己之上。

    谁在跟着自己?而且哪怕是自己在询问孙中平明法司未来计划之前都没有动手,只是当自己问到那个名字的时候才下了杀手。所以安争有些后悔,自己应该先问问孙中平那些年轻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既然明法司未来计划还在进行,也就是说这些人已经在某个地方秘密培训。

    懊恼,前所未有的懊恼。安争做事还从没有这样失败过,这种完全被人监视着的感觉让他无比的懊恼。对方很快就会来找自己的,孙中平死了,王九死了,如果自己再死了,那么明法司未来计划就会如同石沉大海一样被掩盖起来。可是,这个执行者的计划并不是现在,而是未来。

    安争觉得背脊一阵阵的发凉,自己的明法司里居然藏着那么大一个野心家。这个人既然不想将明法司未来计划交给陈重器,显然是想自己成为将来最大的受益者。用孙中平的话来说,到时候半个圣庭的官员都是他的门徒,那将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从现在得到的情报推测,那个人是谁,连陈重器都不知道。也许从一开始,孙中平就是那个人和陈重器之间的联络者,也仅仅是个联络者。那个人知道了自己和陈重器之间的秘密,所以他开始执行明法司未来计划,然后让孙中平去联络了陈重器。从陈重器手里得到了大量的资源来训练那些年轻人,但是一直到现在这个人也没有让陈重器知道未来计划到底执行到了什么地步,这些人到底在哪儿。

    所以,孙中平这样的人才一直活着。

    会是陈重器府里的人下的手吗?

    不可能!

    安争立刻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如果是陈重器的人下的手,那么他们完全没必要留下自己。陈重器王府里的高手数量之多,能够完美的将今夜的事掩盖。而且方争露面了,陈重器将会不遗余力的杀死他。

    不是陈重器,还能是谁?明法司里的那个继续执行未来计划的人,又是谁?

    安争站在那,脸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