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零五章 摧枯拉朽

    天虹域共有十九个州,只不过现存只有十三个,有六个州成了死地,传闻古代的大战,将这些地方打沉,天道混乱,不管是人还是兽,亦或是其他生灵,都无法在那个恶劣的环境生存。

    而仙界所谓的百域千州,也是如此,九天十地广阔无边,星域无尽,如今却只剩下了百域千州有生灵可生存。

    天虹域的核心区域是仙女州,也是所有州里最大的,还没靠近仙女州,就可以看到天空之上的七彩飞虹,那是天虹仙子雕像之上的神光。

    天虹仙子陨落,人们感念她的恩德,为她修建雕像,每天都有无数的人祭拜,虽然只是一尊神像,却凝聚了整个天虹域大部分的信仰之力,那七彩神光也被称为信仰之光,是天虹域兴盛的象征。

    在仙女州的核心区域,有七彩祥光笼罩,这里是圣地,任何人不可以在这里动武,也不许做出任何对天虹仙子不敬的行为。

    而在祥光外围,才是各大势力建立根基的地方,祥光内只允许朝圣,不允许有任何宗门出现。

    在祥光外群山缭绕的群山之中,雾气氤氲,霞光升腾中,一座巨大的宫殿,矗立在群山之巅,尽显恢弘。

    这里就是血杀殿的天虹分殿总部,血杀殿的外围,有神光笼罩,那是有大阵在加持。

    在无尽的密林之中,有着无数的身影隐藏在树上、地下,甚至是空中,那是血杀殿的入门弟子,正在做潜息训练。

    “嗡”

    金光璀璨,一把黄金利剑,从万里高空斩下,洞穿了大阵。

    紧接着一枚火焰莲花,在虚空之中急速生成,沿着金剑击出的窟窿,丢入结界内。

    “轰”

    火焰莲花撞在大殿之上,一声惊天巨响,无尽的火焰肆虐开来,方圆数十万里的大地成了一片火海。

    “敌袭”

    有人发出惊恐的大叫,火海肆虐,无数血杀殿的弟子连吭都没吭上一声,瞬间化为灰烬。

    四极境强者们,惨叫连连,却无法熄灭身上的火焰,数个呼吸间被活活烧死,只有躲在大殿内,或者神君境以上的强者,才能勉强抵御。

    “龙三爷驾到,恩普达的徒子徒孙们出来受死。”龙尘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噗”

    无尽的火焰中,骨刀斩落,大殿正前方的恩普达雕像,被龙尘一刀斩下了头颅。

    雕像被毁,恩普达的分身就无法降临,没有了天劫,龙尘再狂妄,也不敢与恩普达照面,所以一出手,先毁了雕像。

    恩普达雕像头颅被斩下,被龙尘收了起来,站在恩普达的脖颈处,俯视着整个大殿。

    “亵渎杀神者死。”

    龙尘现身,血杀殿的强者们,一瞬间暴怒,顾不得无尽的火海,疯狂冲向龙尘。

    大殿颤动,竟然飞出了三个仙王境强者。

    “噗”

    结果三人刚刚出现,虚空之中,金色的长虹撕裂了天穹,金光耀眼,剑芒洞穿了万道,金光过后,三人一瞬间化为血雾。

    “漂亮。”

    是白诗诗出手了,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的一击,即使是仙王境强者,也无法抵挡金剑一割。

    进阶到了四极境后期的白诗诗,融合了魔眼睡莲的金之力,本源之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可以勉强驾驭黄金战剑,而不会受到反噬了。

    那黄金战剑,是从幽灵船上怪尸身上所得,来历不明,拥有恐怖的力量,有了它,白诗诗的金之力,可以发挥到极致。

    刚才白诗诗的那一剑,动人心魄,就连龙尘都吓到了,现在的白诗诗,真的是太恐怖了。

    “噗噗噗……”

    白诗诗一剑斩杀了血杀殿三位仙王强者,那些跟着冲来的血杀殿强者都傻眼了,就在他们犹豫是不是应该逃跑时,虚空扭曲,白小乐带着众人从他们身后杀出,猝不及防之下,血杀殿的这些神君境强者,成片地倒下。

    “大家快逃,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伟大的杀神,一定会惩罚这个凶徒的……”有人见势不妙,撒腿就跑。

    “龙尘,你等着,亵渎杀神,你不得好死……”

    在喝骂生中,血杀殿的强者们四散逃跑,秦风等人疯狂追杀,专挑强者击杀,却跑了许多杂鱼。

    “早知道他们这么弱,我就不用小乐帮忙,直接正面硬拼了。”白诗诗缓缓将黄金战剑收了起来,感觉一拳打在棉花上,血杀殿的仙王强者,比她想象中更弱。

    白小乐用空间之力,将她隐藏在虚空之中,守株待兔,那三位仙王强者,被偷袭之下,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感觉战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早知道你这么强,我就不砍掉恩普达的脑袋,我们也能稳操胜券。”龙尘摊摊手,有些无奈地道。

    龙尘之所以第一时间毁掉雕像,一方面是怕恩普达分身降临,一方面是怕血杀殿的强者们,启动信仰之力,加持信仰神光,到时候他们的战力,会有惊人的提升。

    要是真拼急眼了,不惜自残,凡级仙王的战力,甚至提升到灵级仙王的强度,万一这里本身就有灵级仙王坐镇,再有神像加持,龙尘等人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经历过与魔眼睡莲的苦战,龙尘再也不敢大意了,结果高估了这个血杀殿的实力。

    “血杀殿的杀手,只有在背后攻击的时候,才能发挥出他们的实力,正面作战,他们的技巧,根本发挥不出来。”秦风将兵器上沾染的鲜血缓缓擦去,有些意犹未尽地道。

    杀手攻击目标,基本都是有备而发,被人杀上门来,他们一下子就乱了,跟他想象中的悍不畏死,完全不一样。

    没有了大阵保护,在武火焰中血杀殿轰然崩塌,繁华的道场变成了一片废墟。

    “三爷威武,我就说嘛,像您这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怎么可能是什么幽冥鬼种呢!”

    让龙尘没想到的是,为他们带路的这些人竟然没有走,此时竟然跑出来歌功颂德来了。

    原来这些人给龙尘带路,也是吓得不行,如果让血杀殿知道,他们都得死,但是不带路,马上就得死,所以只能火烧眉毛且顾眼下了。

    如今见龙尘等人一出手,血杀殿顿时土崩瓦解,他们干脆一咬牙,跑上来继续拍马屁,反正都是死,还不如看看有没有好处可捞了。

    “不错,有点胆量,罢了,这血杀殿的宝库,就交给你们搜寻吧。

    不过我也要给你们一个任务,这个头颅你们带走,找个地方做一个粪坑,让人把这个头颅拉满。

    然后你们就可以隐姓埋名,逃到别的域,去过逍遥快活的日子了。”龙尘说完,将恩普达的头像丢给了那人。

    那些人大喜,他们本想为龙尘打打下手,从中捞点好处,就准备跑路离开天虹域了,龙尘竟然将这里的一切战利品都送给了他们,他们这辈子也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大的好处。

    龙尘将头颅交给他们后,就直接离开了,这些人匆忙将宝库搜刮一下,就直接跑了,不过这些人也确实信守承诺,完成了龙尘的任务,导致未来血杀殿再也无法在这里建立信仰神池,当然,这都是后话。

    龙尘覆灭了血杀殿分部,留下了“龙三爷到此一游”的字样后,直接带着众人,前往仙女州核心区域走去,而这时,无数强者正蜂拥而至,一脸惊骇地看着龙尘一行人,从血杀殿的方向离开。

    “那个人……好像是……”

    有人看到龙尘,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显然,认出了龙尘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