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满田园

第四千零一十章 事情解决了

    她看着米雪绒问:“你真的觉得在吕家就是最好的选择么?你愿意你的丈夫不能每日跟你在一张床上?你愿意你的丈夫心里不爱你?”

    米雪绒想了想道:“那很多女子都是这么过的,有的人家好几个妾呢,我能接受。”

    玄妙儿感觉自己的方向又没掌握好,说这个对古人没用。

    她不得不威胁一下米雪绒:“但是妻妾之间必有纷争,我大姐虽然性子温婉,但你也看见我这暴脾气了,那我就会替我大姐整日跟你斗,你放心,你斗不过我的,因为我跟千醉公子是朋友,千府的人我随便用,我给我大姐要两个嬷嬷来,就专门对付你,你觉得你有胜算?”

    米雪绒吓了一跳,千府?玄妙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凤南国第一才女玄妙儿?不会吧?

    见米雪绒惊讶的不说话,玄妙儿又道:“我是个讲道理的人,我也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你爹也是个好人,所以我真的是为了帮你,当然我也是为了帮我姐姐姐夫,你们三个在一起都不会开心,所以何必互相为难呢?如果我能让你过的更好,更多人疼爱你,你也会找一个跟你你一心一意过日子的丈夫,你可愿意?”

    花继业听着媳妇的话笑了,恩威并施,先吓唬,然后再给她路子。

    当然自己也明白,媳妇还是心善,所以会把米雪绒安顿的更好,至少比嫁给吕子明当妾好。

    只听得里边米雪绒道:“怎么可能,我什么都没有,我爹没了,我就什么都没了,我上哪去决定自己的人生?我不是要跟你作对的,但是我真的没得选择,夫人,你别为难我。”

    玄妙儿笑看着米雪绒:“我不是说大话的人,也不是说谎的人,我说了就是我真的能做到,我玄妙儿的信誉还是很好的,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去。”

    说完,玄妙儿拿出了一张房契:“这是集市边的一处商铺,京城寸土寸金,这个商铺你出租一年也能有几十辆的银子得,如果你自己想做生意,那会挣得更多。这个商铺后边是个小院子,到时候你招个女婿来,再请几个下人也住的开,我知道你担心一个女人受欺负,这点你更也可以放心,我大姐心善,她对你是感激的,所以以后我大姐会对你如亲妹妹,这便是你娘家,而我们玄家也会照顾你。还有,你的夫婿我们帮你把关,你出嫁我会让九王爷亲临,有王爷出面,相信你的丈夫这辈子都不会背叛你,也不敢背叛你。最重要的是,你们米家还能香火不断,你招赘婿以后的孩子还是米家的。”

    这些条件说的米雪绒有些动摇了:“你说的是真的?”

    玄妙儿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你是想要跟我斗,还是想要安安心心的,过上富足自由的新生活,给米家传宗接代你自己选。”

    米雪绒终于是松动了:“可是那是我爹的临终遗愿。”

    “你爹只是说让我姐夫照顾你辈子,没明确的说让他娶你吧?当哥哥的也能照顾妹妹一辈子。”玄妙儿觉得这事成了九成九了。

    “也是,可是我怎么信你?”米雪绒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玄妙儿。

    玄妙儿笑着道:“你只要出去问问,玄灵儿的妹妹是不是凤南国第一才女就行了,你觉得我这个身份,还有必要骗你么?”

    米雪绒心里确实是倾向后者的,因为自己知道吕子明就是为了报恩,自己这几天看着他也是真的很为难了,自己嫁过来,真的如玄妙儿说的,未必真的过得好。

    并且听下人也说了,玄灵儿有自己的生意,一个娘家这么强,又有能力的女人,自己确实是比不上的,自己这几天已经感觉到了不自在。

    之前自己就是不敢走,因为没有退路,但是如果真的如玄妙儿承诺的这些,那自己确实觉得自己独立门户更好,主要是还给米家传宗接代了。

    她下了决心的道:“那我答应你,只是这事我不能自己决定,还是要听子明哥的。”

    玄妙儿笑着道:“那就都去会客厅吧。”说完对着屋外的花继业道:“继业,咱们去客厅,把我姐姐夫都叫出来吧。”

    花继业应下道:“好,这事早点有个一定了,大家都安心,要不然这几天熬得都没人样了。”

    他们一起去了会客厅,此时的吕子明和玄灵儿都没睡呢,玄灵儿带着孩子在房间,孩子睡了,可是她睡不着。

    吕子明因为心里有愧,也不敢面对玄灵儿,一个人在外边的花厅坐着看书,其实根本没看进去,也是心里乱。

    这两人听见外边的声音,都跑出来了。

    见到是玄妙儿和花继业又来,吕子明心里有点不安,因为不知道是干什么,最主要是米雪绒跟他们在一起。

    玄灵儿出来看见他们,心里暖和,因为自己的妹妹对自己真的是太好了。

    她也是招呼大家都进屋,入秋了,晚上凉了。

    进了会客厅,都落了座。

    玄妙儿直接对着吕子明道:“姐夫,我和米姑娘谈过了,我给她安排了更好的未来,比嫁给你更好,她同意了。”

    吕子明没想到米雪绒同意,他看着玄妙儿和花继业穿着夜行衣,他站起来对着玄妙儿吼道:“玄妙儿,我知道我能有今天是你的功劳,但是你也不能威胁雪绒啊,你怎么这么狠毒?”

    花继业一拍桌子,脚步瞬移到了吕子明面前,声音带着阴冷:“吕子明,如果不是看在大姐的面上,我真的要给你一拳,怎么跟我媳妇说话呢?”

    吕子明感觉浑身抖了一下,但是还是勉强让自己强势的仰着脖子:“我知道你们厉害,也知道这事上我对不住灵儿,可是这事都是我欠的债,跟雪绒没关系,你们威胁她一个孤女算什么本事?”

    花继业的手放在吕子明的肩上,一用力,把吕子明按在了座位上:“你能不能听我们把话说完再发疯,我们是无理取闹的人么?如果真的如你说的,那我想,你这辈子都看不见米姑娘了。”

    玄灵儿见花继业和吕子明都在气头上,赶紧道:“都冷静,我相信妙儿两口子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