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满田园

第四千零九章 还是有得办

    可是吕子明再一次听见玄妙儿要给玄灵儿找下家,他的心里还是很难受啊。

    花继业拉着玄妙儿的手出去了,他们没有跟吕子明道别。

    等出了门,玄妙儿就开始问花继业了:“你想到什么了?”

    花继业看着玄妙儿哭的红彤彤的眼睛:“你也想到了,不过你要吓唬姐夫,也不用真的哭的这么凶,这眼睛都肿了。”

    “我是真的难受,因为如果我大姐没有咱们这样的亲人,那很快就要只听新人笑,不闻旧人哭了。”玄妙儿想到这个确实是挺难过的,如果真的,玄灵儿的性格,真的会憋出病去的。

    花继业也是一声叹息:“现在不是还有转机么?只要米雪绒不同意这婚事就行了。”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笑了:“我也看出来了,其实姐夫对米雪绒很明显是恩情,所以我们要单独找米雪绒。”

    “这事尽快的好,可别真的生出感情了,到时候劝不走就糟了。”

    “那今天晚上就麻烦夫君送我去米雪绒的房间一趟了。”

    花继业摸了摸玄妙儿的脑袋:“好,你说什么我做什么。”

    玄妙儿道:“咱们家又要破费了,虽然我有钱,但是这也算是意外出血了。”

    花继业看着玄妙儿笑了:“你也不是守财奴,这点算什么?”

    玄妙儿撇撇嘴:“这次花钱也是值得的,反正为了我大姐,别说钱了,啥都行。”

    两人这说着回家了,因为入夜还得去找米雪绒,所以两人回家先睡了一会,养足精神了。

    玄妙儿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因为自己也看出来吕子明的心思了,所以对他还算是没失望。

    晚上,玄妙儿和花继业都换了夜行衣,去了玄灵儿家院外。

    花继业用轻功带着玄妙儿直接进了院子,把东厢房的其他人都迷晕了,之后陪着玄妙儿到了米雪绒房间的门口。

    米雪绒还没睡,躺着睡不着,她心里也是害怕,自己看出来了玄妙儿两口子不是一般人,自己也不想得罪,但是自己也不能离开,因为吕子明是这世上唯一的能依靠的人了,所以自己只能这么选择。

    东厢房是客房,进门是个小花厅,南北各一个房间,如今米雪绒住的是南屋,新来的两个丫鬟住西屋伺候着。

    玄妙儿进了花厅之后,走到了米雪绒房间外,敲了敲米雪绒内室的门。

    听见有人进来,米雪绒紧张的问:“谁?”

    玄妙儿知道米雪绒会些拳脚,毕竟是猎户出身的,所以没有直接进去,在门口道:“米姑娘,我是玄妙儿,想跟你谈谈。”

    米雪绒听见是玄妙儿,心里慌得要死,他不敢跟玄妙儿说话,因为玄妙儿好像很厉害,说话的时候很强势,她丈夫也很宠着她,并且吕子明好像对他们也很敬重。

    所以她不敢单独跟玄妙儿见面:“我睡了,你回去吧。”

    玄妙儿站在门外,想了想道:“那咱们就这么说话吧。”反正西屋人都迷晕了,也没人听见。

    米雪绒道:“一会有人听见就会出来的,你还是走吧。”

    玄妙儿道:“我敢在这说话,就证明没人能听见。”

    “什么?你把西屋的人都杀了?”米雪绒吓得浑身发抖。

    玄妙儿没想到自己这意思被曲解的太严重了,她咳了一下:“米姑娘想多了,只是让他们睡得沉一点,我找你真的是有事,也是为了你好,我们都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但是报恩真的有很多种办法,你嫁给我姐夫只最不明智的选择,我大姐跟我姐夫的爱情很曲折,也很美好,时间尚早,我跟你讲讲。”

    说完,玄妙儿靠着门讲起来玄灵儿和吕子明的爱情故事,说起这些,玄妙儿也回想起来自己刚来的时候,情绪里带着更多的感情。

    米雪绒听到一半就开了门:“你进来说吧。”她听了这些确实也是感动的,还有就是自己也想清楚了,还是要跟玄妙儿面对面的说这个事。

    玄妙儿本来准备了好几个套路,没想到这第一个就有收获,当然自己也看的出来,这个米雪绒其实也是个挺感性的姑娘,这就好办了。

    她进了屋,坐下继续把玄灵儿和吕子明的爱情故事说完了。

    然后她对着米雪绒道:“我姐夫在婚礼上发过誓,说这辈子只爱我大姐一个人,他也确实是爱我大姐的。”

    米雪绒低着头想了一会:“我说了,我不跟灵儿姐争宠,我什么都不要,就是想留下,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什么都不要。”

    玄妙儿相信米雪绒此时说的应该是真话,但是自己清楚,一个男人两个女人,怎么可能一直保持一个状态?

    她叹了口气,对着米雪绒又道:“可是你想过姐夫的为难么?他既然娶你,就要负责,那以后他就要一直在对不起你和对不起我大姐这样的纠结心里度过吧?”

    米雪绒也知道确实是这样,她还是强力的表态道:“我说了不争,我会尽可能的让子明哥和灵儿姐好的。”

    玄妙儿笑了,她看着米雪绒的眼睛又道:“你说你不争,可是等你生了孩子呢?你能真的不去争?不要这么快的就说不去,因为没有母亲会喜欢让自己的孩子一直低人一等。”

    米雪绒没说话,因为她不否认玄妙儿的话。

    玄妙儿见对方不说话,自己继续道:“说到争的话,你争不过我大姐,除非我大姐让着你,因为你救了我姐夫,她感激你,所以她会委屈她自己成全你。但是我这辈子就见不得我大姐受委屈,所以我一定会把大姐接走,你觉得那样姐夫会快乐么?”

    米雪绒的眼睛有点湿润:“我不知道,但是我没办法,我不能走。”

    玄妙儿知道米雪绒动摇了,其实自己真的不是只为了赶走米雪绒,而是真的希望他们都能幸福,毕竟大姐和姐夫感情好,而米雪绒是他们的恩人,自己也明白大姐说的,没有人家米老伯,玄灵儿就没有丈夫了。

    就是因为他们都是好人,所以玄妙儿才希望他们都能有个好的归宿,而不是这样的搅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