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满田园

第四千零八章 秀才遇到兵

    这话让吕子明更是矛盾了,自己确实没办法分得清哪个更重要,一个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自己能有今日,都是妻子的功劳,可是如果没有米老伯,自己就死了。

    见他为难,玄妙儿又道:“姐夫,我觉得我们也应该问问米姑娘的意思了。”

    吕子明很是犹豫:“她,她说了要嫁给我。”这话他的声音很小,也不敢抬头看玄灵儿。

    玄妙儿道:“这是米姑娘对你说的,也是米姑娘对此事认识还不够深刻说的,我想亲自跟她谈谈。”

    “我愿意当妾,我不会让子明哥宠妾灭妻,我就能在这有个落脚处就行,子明哥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依靠了,我求求你们,不要赶我走,我真的没处可去的。”这时候米雪绒进来了,到了玄妙儿的面前就跪下了。

    玄妙儿过去扶起她:“米姑娘,正好你来,我也想跟你谈谈,你身体不好坐下说吧。”

    米雪绒站起来,哭着看着玄妙儿:“我知道你是灵儿姐的妹妹,自然是不希望我进门,可是我真的没地方去的,并且我发誓,我保证没有别的心思,我就是安心的做个妾室,什么都不求的。”

    吕子明看着米雪绒这么哭,他也是心里难受:“妙儿,求求你了,别为难我们了,如果米老伯不为了救我,人家父女两过得挺好的,都是因为我。妙儿,我也知道,我能有今天都是你和继业的照佛,这次是我亏欠灵儿,亏欠你们的,但是我必须娶了雪绒。”

    玄妙儿还想说话,玄灵儿开了口:“妙儿,这事真的不用说了,我同意了,毕竟如果没有米老伯,我连丈夫都没了。”

    玄妙儿现在很崩溃啊,这不是这么回事:“不是大姐,我是想说,姐夫不是爱米姑娘,就是报恩,那对米姑娘也不公平的,如果咱们能帮米姑娘找个她中意的男子,这才是最好的。”

    米雪绒对着玄妙儿道:“女子的婚姻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爹临终前已经把我托付给了子明哥,那我就要嫁给他,并且这婚姻哪有自己中意的,说出去那岂不是让人笑话?”

    玄妙儿现在有点词穷了,因为人家说的好像比自己说的有道理,这个时候,哪有女子自己找男人的,都是父母定的。

    不对,自己怎么被他们带着跑偏了?

    她赶紧又道:“不是的,米姑娘,主要是我姐夫心里只有我姐,你嫁给他,他对你不是爱情,只是报恩,这对你也不公平啊?”

    米雪绒还是很固执的道:“可是我们可以日久生情,并且我不想奢求那么多,我只是尊重我爹的意思,嫁给子明哥。”

    玄妙儿挠着头发,真的是感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也不对,现在这个情况,在现代有的说,但是在古代,自己的这些说辞不如人家一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花继业对着米雪绒道:“米姑娘,我觉得什么事情都有得谈,你有什么条件也可以提出来,这事不是想小事,咱们还是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吧。”

    米雪绒摇摇头:“我都说了,我不会跟灵儿姐争宠,我就是在这安心的过好一辈子就行了,你们怎么就容不下我呢?”

    不等花继业再开口,吕子明站起来对着花继业道:“继业,别的事情姐夫都听你的,可是这事真的不用你们插手了,你们请回吧。”

    这人家下了逐客令了,花继业的话到嘴边也说不出了。

    玄妙儿站起来真的有些生气了,她过去拽着玄灵儿:“大姐,回家,咱们玄家能养得起你,你永远是玄家的大小姐。”

    玄灵儿叹了口气对着玄妙儿道:“妙儿,大姐知道你对大姐好,可是这事到这个地步,我也接受了,人家救了你姐夫,这是应该的,虽然咱们家的家规不让纳妾,但是吕家没有,并且男人纳妾也是正常的,我不是妒妇,我接受。”

    玄妙儿气的直跺脚:“不行,反正不行,大姐你受的苦难够多了,我不能让你心里不痛快的委屈自己,你既然要成全吕子明,那也行,咱们成全他,你跟我走,我以后一定给你找个比他好的男人。”

    这话听得吕子明的心里很难受,他想到要是玄灵儿离开他,嫁给别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可是看着米雪绒,他知道,自己就算是心碎了,也要对米雪绒一辈子负责。

    花继业看着已经失控的媳妇,理解她的心情,毕竟在玄妙儿的心里,是不接受这个的。

    他过去把手放在玄妙儿的肩上,让她冷静:“妙儿,咱们先回家吧,有什么事商量了再说,大姐不想走,那就不要强求。”

    玄妙儿哭着摇头:“不行,我大姐心里一定很难受,这几天她都没怎么吃饭,我见不得我大姐受委屈。”

    花继业给她插着眼泪:“听话,咱们回去说。”说着对着玄妙儿使了眼色。

    玄妙儿其实心里也有一点想法的,自己今个就是要闹一闹,说说给玄灵儿找下家的事,让吕子明心里也紧张起来,这才能有利于之后的事。

    看着差不多了,自己也接收到某人的暗示,看来这厮跟自己差不多,都想到关键了,所以应下道:“那咱们先回家?”

    花继业把她的眼泪都擦干了,然后拉着她的手:“嗯,回去吧,也让大姐他们都安静的想想。”

    玄妙儿对着玄灵儿道:“大姐,有事让人去叫我,你知道我不可能让你受一点委屈的,我说的话都不是玩笑的,如果你真的过得不开心,那我就给你找下家,别说什么商户,就是官员我也能攀得上,保证不让你委屈。”

    玄灵儿看着玄妙儿强扯出了一个笑容:“嗯,大姐有你呢,怎么会委屈?你别乱说了,大姐没那些心思,你回去吧。”

    玄妙儿点点头:“嗯,那我回去了。”说完看了一眼吕子明。

    吕子明不敢跟玄妙儿对视,自己确实跟他们悬架承诺过不纳妾,可是现在自己没第二个选择,米雪绒也是不离开自己,她也说了一定嫁给自己,自己不能让救自己命的米老伯不安息啊。